渔舟你的和我的城市都在下雪散文外一篇

文章来源:密云文学网  |  2019-09-04

【你安静得像一封信】

看一朋友的日常照片,屋门旁养一池荷,窗前置修竹,闲时会画一幅长长的山水卷,也与内心与岁月写几多清凉语如长长的信。

也许我们都有这样的念头,很想很想给一个人写一封信,很长很长的信,很慢很慢的信,寄到岁月里。余下光阴,且守池荷听竹风,般般往事入画屏。

在我长长的岁月里,你安静得像一封信。

其实我们每个人都有过这样一封信。这样的一封信,写在往事信笺上,从岁月里寄来。我一读再读。一开始是青草香,最后是檀木香。

很多年前看过一句话,年龄是一把拆信刀。

现在想想,是的,只有到一定年龄,才有机会拆开岁月寄来的,拆开念的人寄来的,也拆开草木花月寄来的,拆开另一个自己寄来的,一封信。

于安静一隅,静静地读着,身边有素陶与花,光阴与茶,一字一句,悲喜交集。还好,终于读到,弹指韶华,那些痴念已开花,一分孤往,十分情深。

周祥林著作《花笺一百声》的封面有语:案上的花笺,笔下的墨痕,一个似梦,一个如云;汇在一起,便成了思念。无声,有声,一声,一百声……

只想着那一封封载着花的信笺,笔下尽是风情,着一字,书一行,淡的念便如梦萦。再回味那“无声”,是如此安静,如此美妙。至深至真至美的情感,不都是“无声”的吗?在更深的无声的岁月里,花开着,你在一个地址上,眉眼明媚,仿佛岁月在照顾你。于无声处,你是我街头听到的一首熟悉的歌,是我夜里窗前翻开的书页,甚至,你就是我的一段岁月。然而,每回首,处处又都是“有声”的。那些过往,像一朵花,像一片月光,月光走着,就是心跳声,心跳声里你走来,是花开的声音,一声,两声,一百声。

那么安静的声音,原来是走在心上的声音。

铺开信笺,想每天给你写一种花,简单地描它的样子,写它的香气;再写两行诗,一行写你,一行写我。心中有美一人,婉如清扬,那么安静,那么无邪。

有一种人,是你一生的岁月,你走在其中,连光阴都在照顾你,给你明眸,赠你微笑。

思念的时候,我也要安静得像一封信。我早早地准备了一个信封,写上你的名字,地址是昨天。

在我长长的岁月里,你安静得像一封信。从未抵达,却是光阴里我与你结下的缘。

山与水结缘,桥与微澜结缘,清风与明月结缘,一封信与一个地址结缘,真是无言之美。一个朝代与历史所能结的缘,我想要归功于诗人;一座城与时间结的缘,我想必是往事做的媒。而我与你的缘,在世间大美中,很小很小,却得清风照顾,得明月眷顾,也许只是一点芳兰蕊,只是一杯雨前茶,很慢很慢的香,开在前世寄来的一封信里。

【你的和我的城市都在下雪】

自从你走后,我怀念你的时候,你的和我的城市都在下雪。

看着车窗外纷纷扬扬的雪花,心中冒出这么一句。想象着世间最伤怀的感情,莫过于分别在雪夜。于是想象这样的离别故事也许可以写成几行诗:那一年的第一场雪,像一本书洁白的封面,我和你明明站在扉页上,想把每一章都经历,最后,却在封面上,站成两个相离别的身影。

如今的我,不再喜欢流连于纳兰词中说的“倚楼谁与话春闲,数到今朝三月二”的孤清与离愁。下雪了,春还远着。三月三月,那么远。像一场花事,迟迟不来。可是,虽然迟,但迟早会来。

想起一个朋友当年在一杯酒里醉了,然后跟我说的话。他说:“下雪时,最想一个人,白茫茫的,见不到,更怀念。”一个真情意的人,孤痴地爱着,是内心的陷落,像一朵雪花,轻轻的,白白的,就足以染满世界。

多年前在大连街边一个快餐店,吃着一碗热腾腾的面,落地窗前,突然飘起了雪。然后一整夜,大雪覆盖了一切。

那么白,所有的白,都是纯洁的,是内心的底色。

那个场景,正好与我手头正翻的一本杂志里的相似。她坐了两天三夜的火车,绿皮的,穿过大半个中国,只为了一次离一个男人很近,很近很近的一个快餐店,吃了一碗面。

我当时不明白这种感情,直到下了一场雪,突然觉得,也许她只是为了这么一次,让自己心安——因为她终于离他近了,那么近。

只是她的窗前没有落雪。也许,她的身体里,早已下过无数的雪了。她明白,有些往事,最好如雪,如雪一样洁白,也如雪,盖了一切。

我的半生里,还有另一场雪。

某个深夜走在街头,雪在路灯下,那么美,纷纷扬扬的,好似很热闹,却那么静。

突然在那个夜里,就想爬上一座山,四野都是雪,像绵绵的情话,把一座山的伟岸,都温柔抱在怀里。所以我就爬上一座山,松树很静,绿的针般的叶上都披了雪,风也很静,像一场往事落了一地。

我躺在雪里,真静。整个身体都静了,从来没有那么静。只感觉,所有的,全世界的雪,都是为我而落。落满四周,落满身体。

片片好雪啊,不落别处。真是这样。

那一年,当离别把自己的身体和灵魂分开的时候,我在想你。想你的时候,你的和我的城市都在下雪。

车窗外的雪,依旧是纷纷扬扬,心里又冒出这么一句。

有些人,有些往事,有些怀念,“遥知不是雪,为有暗香来”。

怀念的雪一落,梅花就开了。

是的,肯定是这样的。就像我打开一本书,看到一个词,那么美,让我在一秒钟想起你。在洁白的纸张上,你是一个词的美好模样,一下子,让我终于可以抵达你。

自从你走后,我怀念你的时候,你的和我的城市都在下雪。

我和你,在一本书洁白的封面上,途经最美的扉页,一起把每一章都经历。总有一章,开满春花。

共 2069 字 1 页 转到页 【编者按】散文一旦化用了很多典故,读来便入眼入心,这是散文的味道。用典不难,但想化于无形,天衣无缝的裁剪,便有困难,在一定程度上,这凸显了作者的学识与修养。白文之美,即在此处,它山之石可以攻玉,文章亦然。无论是花笺一百声,还是二十四桥明月,人生安静如信,年龄便是那拆信的刀;而记忆里怀念的雪一落,梅花就开了。这让我想起了著名已故诗人张枣的诗:每当想起生命中遗憾的事,梅花便落满了南山。两篇散文各有韵味,又紧密相连,皆有情韵,皆有情怀,。——:柳约【江山部·精品推荐】

1楼文友: 10: 8:41 皆有情韵,皆有情怀,实为晨读之佳作。 用手儿接过梨花盏。

经常腹胀是什么原因

哪些原因会引起腹胀

上腹胀的中医治疗

如何利用微信营销
老年缺钙的临床表现
小孩口臭是什么原因
友情链接